人物-DPOY没进全明星就哭鼻子-背后故事太温情


戈贝尔替父圆梦

  北京时间2月12日,据《The Undefeated》的马克-斯皮尔斯报道,犹他爵士中锋鲁迪-戈贝尔称,今年入选NBA全明星是替父亲圆梦。1989年他的父亲参加NBA选秀却落选,这成为他毕生不能被揭开的伤疤。

  戈贝尔常会去瓜达卢佩旅行,那是位于加勒比海上的法属西印度群岛之一,当时他还只是个孩子。他的父亲鲁迪-波加雷尔(Rudy Bourgarel)生活的地方也正是在这里,老鲁迪密切关注着儿子的NBA生涯,而他自己的梦想已在多年前破灭了。

  “这对他意味着一切,”戈贝尔说,“在电视上看我的比赛,我能想象到他有多骄傲。当我和他谈起这些时,感觉就好像我活在他的梦里。我承载着他未能完成的梦想。这不仅是我的梦想,是我们父子俩的。”

  从1985到1988年,老鲁迪曾在Marist学院打球,日后步行者全明星中锋里克-史密茨是他的队友。身高2.13米的老鲁迪在大三时场均可得10.7分6.8个篮板1.5次盖帽。(后来,在Marist学院来到MSG对阵圣约翰大学时,老鲁迪还在电影《Coming to America》中客串了一个角色。)

  “我看过我父亲的集锦,”戈贝尔说,“他运动能力很出色,臂展出色,和我一样。我看过他扣篮。我曾遇到过一个来自Marist学院的解说员,他说我父亲打球就像带有‘自然的强力’一样,那听起来很酷。”

  然而,在1989年NBA选秀中,老鲁迪却落选了。戈贝尔透露,这只是因为老鲁迪当时被法国男篮征召,因此无法在选秀前为NBA球队试训。

  “我听说他当时还是有可能被选上的,但法国男篮也希望他能来效力,他为此必须放弃为NBA球队试训和亲临选秀现场的机会,”戈贝尔说,“他起初拒绝了法国男篮的征召,后者就要求他回国服兵役。在当时这都是你应尽的义务。他后来没有去服兵役,但被迫返回法国,为NBA球队试训的机会就这样溜走了。”

  戈贝尔也打趣称:“但如果他真去了NBA,那后来就没有我了。一切都是命啊。那次落选后,他就一直在法国打球,曾分别在巴黎和圣昆廷打球,就是在那里结识了我的母亲。”

  戈贝尔诞生于圣昆廷,他的父母在他3岁时离婚,父亲搬到了瓜达卢佩,他则和母亲Corinne Gobert继续在圣昆廷生活,并随了母亲一家的姓。母亲允许戈贝尔每周和父亲通一次电话,父子俩会聊聊篮球。每3年,攒够了买机票的钱,母亲会带着他去瓜达卢佩看望父亲。“父亲总告诉我要寻找打球的乐趣,并继续锻炼身体,”戈贝尔说。

  戈贝尔称,未能前往NBA打球至今仍是父亲不能被揭开的伤疤。“没去成NBA简直毁了他,”戈贝尔说,“他对比赛深深地着迷,但他们却生生将这些从他那里夺走了。当时,国际球员是很难得到去NBA的机会的。机不可失,一旦你错过了一次机会,就不会有球探再来看你的比赛了。他失去了对比赛的爱,这很疯狂,他本来能成为首位被NBA选中的法国球员呢。”

  在1997到2003年效力NBA的法籍球员塔里克-阿卜杜-瓦哈德(Tariq Abdul-Wahad)回忆称,在前往美国读大学前,他曾看过老鲁迪在法国联赛的比赛。“他是个大个,但我们都察觉到他们当时对他有所排斥,就因为他是首批从美国返回的球员之一,”阿卜杜-瓦哈德说,“法国篮坛当时并不欢迎这样的球员,也并没特意让鲁迪感到自己是受欢迎的。即便他的表现是现象级的,他所效力的法国联赛球队貌似对身为球员的他也没多少尊重。”

  “法国篮坛一直对美国篮球是颇为着迷的,但他们却希望心仪的NBA球星是白人(欧洲人)而非美籍黑人。当时这种偏见造成了极为不良的影响。”

  1998年,阿卜杜-瓦哈德成为首位登陆NBA的法国球员,这为其他法国球员叩开了NBA的大门。15年后,戈贝尔也进入了NBA;7年后,他首次入选NBA全明星。

  2019年,在得知自己未能入选全明星时,沮丧的戈贝尔曾当场泪奔,由此还遭到一些人士的批评,但这都是因为他们并不了解戈贝尔想为父亲圆梦的迫切心愿。据戈贝尔透露,老鲁迪并没前往芝加哥全明星赛现场的计划。事实上,老鲁迪从未在NBA现场看过儿子比赛。

  “他再也不愿坐飞机了,”戈贝尔说,“我也不认为这么做对他有何好处,不认为身处人群中会让他舒服。当然,如果他能来那会很棒,但他有大概15年时间没出过远门了。”但他相信父亲肯定会守在电视机旁。“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我感觉自己活在父亲的梦想里,”戈贝尔说,“对此我不愿多说,因此大家了解的不多。但能替父亲实现梦想,这对我真意味着许多,许多。”

  (魑魅)